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詳細內容陜西環保新政促焦企練內功

陜西焦化企業主要位于關中地區,產能總計約1500萬噸,并非焦化產業大省。面對關中地區壓減限制焦化產能,并執行嚴于國家環保排放標準的產業新政策,陜西焦化企業在環保“大棒”的重壓下苦練內功,不惜投入巨資實施環保改造,廢氣實現超低排放,廢水實現近零排放,但固廢、危廢及脫硫廢液處理等技術難題亟待破解。這是在中國化工報社近日組織的中國煤化工產業氣體凈化專項調研陜西行中,記者采訪了解到的。

循環經濟獲好評

 

作為陜西最大的獨立焦化企業,陜西龍門煤化工有限責任公司采用國內外先進的碳化室高度為5.5米的搗鼓焦爐技術、干法熄焦工藝、焦爐煤氣制LNG聯產甲醇技術,年產400萬噸冶金焦配套有焦爐煤氣回收裝置和煤氣深加工系統,年產25萬噸LNG、20萬噸甲醇,及28萬噸合成氨、48萬噸尿素;以焦粒為原料通過純氧氣化生產煤氣5萬立方米/小時,再進一步加工合成氨和甲醇。

 

“循環經濟是我們是一大亮點,做到了資源循環利用、吃干榨凈,形成了完整的煤、焦、化綠色循環產業鏈。”龍門煤化工總工程師虎驍告訴調研組,該公司焦爐煤氣回收的煤焦油、粗苯等初級產品,將進一步生產LNG、甲醇、合成氨和尿素。整個生產過程原料一次投入,上游的副產品或廢氣作為下游的原料。干法熄焦產生的中壓蒸汽用于LNG聯產甲醇裝置汽輪機,75℃初冷循環水和循環氨水用于冬天取暖,使焦化工序能耗比傳統工藝降低約65千克標準煤/噸焦,年可節約標準煤39萬噸。通過綜合利用,實現水、汽循環使用和廢水、廢渣、廢氣零排放,做到變廢為寶。

 

龍門煤化工還利用與韓城二電公司、龍鋼集團相鄰的優勢,在焦化試生產和檢修期間產生的焦爐煤氣供二次發電;干熄焦裝置的無水分焦炭,通過全封閉管帶機輸送到龍鋼,可降低其焦比。

 

作為龍門煤化工的控股公司,陜西黑貓焦化股份有限公司致力打造全國煉焦行業循環經濟示范企業。除龍門煤化工現有的產業鏈外,黑貓焦化還將甲醇弛放氣提氫后用于生產1,4-丁二醇,子公司黑貓化工建成的6萬噸/年1,4-丁二醇裝置正在組織試生產;洗煤副產品煤泥、中煤用于發電,電廠灰渣加工成蒸壓粉煤灰磚,電和蒸汽供內部生產單位使用。

 

調研組專家、中國化工學會化肥專業委員會高級顧問於子方、長春工業大學化工學院院長張龍等,對陜西焦化企業優勢互補、發展循環經濟、實現資源利用給予高度評價。

 

環保改造成效大

 

近年來,國家環保政策標準趨嚴,汾渭平原大氣污染治理成為重點區域之一,位于關中地區的焦化企業被列為監管的重點?!斗諼計皆?018-2019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要求,焦化行業必須實施深度治理。

 

今年,陜西明確在關中地區壓減水泥、焦化、石油化工、煤化工等產能,規定禁止新增焦化產能,核心區域禁止新建、擴建焦化項目。要求焦化企業每年6~8月份執行夏季錯峰生產,每年11月15日至次年3月15日執行冬防期錯峰生產,焦化企業長期無法滿負荷運行,導致配套的焦爐煤氣制甲醇、合成氨等化產裝置低效率高能耗運行,甚至被迫停車。

 

盡管焦化市場多年低迷、企業經濟效益不佳,但在環保標準日益提高的形勢下,陜西焦化企業仍克服困難投入巨資實施環保改造,建成焦爐爐頭煙收集治理、焦爐煙氣脫硫脫硝、化產區域VOCs回收、廢水深度處理、脫硫廢水提鹽等環保項目,廢氣達到超低排放標準,廢水實現近零排放。

 

“目前,我公司已相繼完成了煤炭物料儲存和輸送密閉改造,焦爐煙囪、裝煤地面站、推焦地面站等排放口安裝自動監控設施,化產區域VOCs控制和治理,生化廢水加蓋并配備廢氣收集處理設施等,投資超過2億元。”陜西陜焦化工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趙滿對說。

 

據陜西黃陵煤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陳兵介紹,該公司大力開展環保提升改造,僅2018年就投入2.3億元實施23個環保項目,包括鍋爐煙氣和焦爐煙氣脫硫脫硝、焦爐煙氣及裝煤推焦煙塵綜合治理、脫硫液提鹽升級改造等,實現達標排放,直至優于國家標準。其中剛剛投運的焦爐裝煤推焦煙氣中二氧化硫脫除處理為全國首例項目,通過在導煙車上實施改性氧化鈣脫硫,確保推焦裝煤煙氣的SO2含量達標。 

記者在黃陵煤化工現場看到,化產儲罐產生的VOCs均通過管道統一收集送到焦爐燃燒系統,為確保安全,還用氮氣加以?;?。

 

虎驍表示,龍門煤化工近年來環保設施投資累計近15億元,建成了7個萬噸級原料倉、2套干熄焦、4套焦爐煙道氣脫硫設施、2套廢水生化處理、2套廢水深度處理系統等。2018年又投資近2億元建設8套焦爐爐頭煙收集治理設施、煤場大棚、脫硫廢水提鹽等環保項目。

 

技術難題待破解

 

“焦化企業新增環保項目需要大量資金投入,我們希望得到相關政策支持及獎勵,同時獲得融資方面的支持。”陜西焦化企業多位負責人向調研組反映說,目前在政策和技術方面仍存在一些瓶頸,如焦爐煙氣大多采用中低溫脫硝+氨法脫硫工藝,由于煙氣溫度高,脫硫設備腐蝕較重,影響長周期運行;脫硫廢液采用濃縮結晶提鹽處理,但設備易腐蝕,難以穩定運行,同時產品以混鹽為主處理難度大等,省內具有資質的綜合性危險廢物處置單位較少,處置能力有限,部分危險廢物需跨省轉移,審批流程復雜,轉運周期長,危廢儲存周期長,存在不安全因素。

 

他們呼吁,國家對電力行業脫硫脫硝有電價補貼,焦化企業希望同樣能夠得到國家對脫硫脫硝等環保設施投入后的補貼和優惠政策,鼓勵和調動企業在環保方面投入的積極性。

 

針對固廢、危廢及脫硫廢液處理難度較大、成本高,於子方建議焦化企業改變污染物治理的思路,通過資源化回收利用變廢為寶,使廢棄物產生經濟效益,一舉兩得。比如在浙江紹興化工建成的水煤漿氣化協同處置廢物裝置,解決了高濃有機廢水和可燃固廢的治理難題。

 

記者了解到,黃陵煤化工擬對提鹽裝置進行再次提升改造,采用脫硫廢液制備焦亞硫酸鈉工藝,解決混鹽去向問題并變廢為寶。下一步還計劃將處理后的生化、脫硫、硫銨區域達標尾氣引入焦爐系統,經高溫燃燒后再脫硫脫硝,消除化產區域廢氣排放口。

{ganrao}